那是一個怎麼樣的年代阿!!!???

 


  這是一場熱騰騰還記憶猶新的夢境,因為我就在不久前的剛剛才哭到抽蓄、久久不能自己的醒來。

那是一個我完全搞不清楚的年代…

  開場:

  一個女孩把自家鐵門關的緊緊的,只打開一個人能進出的小門,

在自家門外獨自做著奇怪的舉動,周遭鄰居全都是緊閉著門窗,

有人要女孩停止舉動,深怕把什麼奇怪的壞人引出。

(似乎有個變態殺人犯之類的壞蛋經常出沒在當地。)

  然而烏鴉嘴鄰居果真說中了,

遠處傳來瞬間逼近的引擎聲,女孩也盡快衝回屋內並且關閉上所有門窗,

拉著妹妹躲了起來,變態在他家門外叫囂並連開數槍,

之後才揚長離去。

  畫面轉換:

  女孩與妹妹在街上說笑走著,

女孩心存僥倖的笑著要妹妹下次記得提醒她廁所前的門窗也要緊閉,

以防那變態溜到後門進屋內,此時正走到一輛停在路邊的車旁。

  車主似乎認識女孩,不知道正在跟女孩說些什麼事(這裡我忘了)

總而言之打開後車門要女孩與妹妹上車,

這邊女孩似乎與人發生爭執,對方企圖動手打人,女孩護著妹妹,蹲在開啟的車門後面,

恰好此時聽見歡呼聲,有幾輛像是軍用吉普車,數十位像是民軍的人,

似乎正因為某種勝利凱旋歸來,也不知道是當中的哪個智障突然舉槍狂掃,

街上好多人中彈倒地,歡呼聲變哀嚎聲。

  女孩下意識的往前撲倒,還來不及反應的妹妹被打中一槍,

接著那群瘋子被制伏,女孩回過神頭來發現妹妹中彈。

女孩趕緊抱起妹妹要她忍耐,並衝往醫院方向,

沿途上女孩相當著急,她摸著妹妹的頭臉,

發現妹妹出現發燒的狀況,且意識逐漸模糊。

最後妹妹依然是回天乏術,就這樣在女孩的懷抱中離開。

  畫面轉換:

  抱著妹妹屍體的女孩,心灰意冷走到警局前,(不要問為什麼會變成警局)

警員要她寫下報案原因,女孩寫了槍殺,警員開始驚慌,

莫名其妙出現了像是女孩的好友,

問她發生什麼事情,像是抓到了浮木一般,

女孩哭著告訴她事情經過,對方聽完表情沉重的愣了一會兒,

之後從口袋裡掏出她所有的錢交給女孩要她好好處理接下來的事情,

  就彷彿是放下了大石頭一般,女孩越哭越烈、越哭越難過…

結束。


 

  我知道這故事一整個莫名其妙,大概也沒人看懂我在寫什麼,

其實我也不太懂,但夢境裡我就是那個女孩-陳筱琪,

我不姓陳,也不認識陳筱琪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夢到最後我會跟她一樣哭的那麼慘,

我剛剛一整個是哭到抽蓄,無法自己的醒來。

  應該是說還好我身邊的熙羅、奶茶有聽見我的啜泣聲,

碰了我一下讓我脫離夢境。

凌晨四點多,我一邊哭到抽蓄一邊撥電話給男友,

還好他還沒睡得很熟,聽見他的聲音我才逐漸讓心情平復下來,

也才能藉著記憶猶新的時候趕緊把這個夢記錄下來。

  我想柯受良大叔在我心中演壞人的角色應該很深刻,

因為我發現似乎我只要做夢,壞人都長得很像他,

而這次的夢境也是(就是前段的變態殺人犯)。

另外讓我驚奇的是,尾段女孩的好友的長相,根本就是我現在的某位好友!!

  雖然我無法完全詳細的描述這場夢,但這場噩夢(!?)仍然讓我整個很不明就裡,

到底為什麼我的心境會完全與她連結!?還有那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年代阿!?

詭異…

 


 

   哭到抽蓄醒來耶!!!那ㄟ安捏!?

  

 

創作者介紹

Man = 鰻

Zenob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huhu笑仙人掌
  • 你記得很詳細ㄋㄟ,那夢中中槍的真的是妹妹嗎?
    (柯受良那段...搞笑了一點...SORRY~~)
  • 恩~在夢裡的確是"她"的妹妹,搞笑是吧~我也沒辦法~我在這邊寫的東西~我朋友常說會出現奇妙的笑點~

    Zenobia 於 2012/03/03 12:00 回覆

  • 花非花
  • 真是好笑又好怕的夢境^^
  • 其實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它會可怕

    Zenobia 於 2012/03/05 17:21 回覆

  • 阿姐
  • 哈哈...你的標題太好笑了...XD

    阿...拍謝 離題了 @@
  • 噗!沒關係,我也常離題

    Zenobia 於 2012/03/05 17:2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