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Jun 07 Thu 2012 00:44
  • 呢喃

 

  倘若…夢不僅只是場夢…

那麼我能否選擇永遠不清醒?

這場遊戲追逐太累,

始終僅能看著你的背影越追越遠…

我將思念化為風的呢喃,

試圖…傳遞你的心中…

然你依舊不曾聆聽風中的思念,

是否該選擇放棄離開你的一切,

但殘留的習慣卻又不時提醒著…

  習慣難改就像手上的煙難戒…

而你…仍然存在…

而我…仍然微笑著等待你回過頭的擁抱。


  克...和我在一起的時候,我希望你做的你都做不到,反而我離開你之後,你卻願意去嘗試...你是故意的嗎?

創作者介紹

Man = 鰻

Zenob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花非花
  • 好吧,我必須承認:男人就是賤。
    我例外,我是"老"男人^^
  • 所以更賤?

    Zenobia 於 2012/06/12 00:3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