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點一滴的從體內掏空…


  於是他說他要走了…

把所有屬於他的事物全拿走,

衣服、物品、相片,一切的一切,

衣櫥裡沒有他的味道,抽屜裡只剩我的殘骸,

曾經甜蜜的合照只剩獨自一人的歡笑。

  在他轉身離去前的揮手,

瞬間從腦袋裡湧出許多回憶,宣洩…

然後回憶空白了…

甚至連為什麼會對著背影流淚也不明所以。


  這是一場夢境,我的潛意識是不是開始明白該做些什麼了?

似乎輕鬆了許多…也似乎遺忘了太多…

總是該尋找新的任務了,

也許這段故事已經完結了。


  Man …總是需要找個時間再醉一場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Zenobia 的頭像
Zenobia

Man = 鰻

Zenob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