聽著我愛的歌,喝著我愛的酒,抽著我愛的菸。


  似乎好久沒有這般愜意…

是愜意還是思念,或許我也已經分不清了…

我狂戀的寂靜的夏夜,

難得還能聽到微微的蟲鳴…

  多一分鐘添一分癡…

知道嗎?我總是說要忘記那一切,

卻總還是會像這樣莫名其妙又想起那一切…

  如果紅線能斬斷,

那為什麼這一切依舊如影隨形的跟著我?

我以為我應該不會再去思念了…

  我很希望不要再讓眼淚掉下來,

但催淚的背景音樂,

讓我很難控制。

而又不捨得把音樂關掉…

是否這也是一種酒精在作祟?

  醉了嗎?

或許是醉了,或許也還清醒著…

歲月悲歡都是夢…

歲月離合都是空…

  迷戀著思念,

是否只是一種病態…

飲完這杯酒,可下一杯該如何…

  像鬼魅般窮追的那個你的背影,

何時才能徹底的忘卻?

隨風飛舞的花瓣,灑落在身上忘了過往的憂傷。

我眷戀著過往,卻又渴望不再思念過往的悲傷…

  其實…我希望更醉一些…


  Man …如果我沒辦法像愛他那樣愛你怎麼辦?

 

創作者介紹

Man = 鰻

Zenob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